6月3日,飽經戰火蹂躪的敘利亞終於迎來新一屆總統選舉,巴沙爾再次當選的可能性甚大。這是敘利亞實現浴火新生的“機會之窗”,也是巴沙爾政權的巨大政治勝利。
  敘利亞危機從開始就是外力主導的地區熱點,是一場“顛覆與反顛覆”的生死之戰。2011年3月,敘利亞開始出現政局動蕩,外部勢力的積極干涉,使得民眾抗議很快演變為慘烈的全面內戰。當時,很多人都在質疑“巴沙爾到底能撐多久”,不少人預測,巴沙爾政權很可能像卡扎菲政權那樣,在內外勢力干預下幾個月就迅速垮掉。但巴沙爾始終“不信邪”,他沒有像突尼斯領導人本-阿裡那樣,國內稍有風吹草動就奪路逃跑;也沒有像也門前總統薩利赫那樣,見好就收,中途讓位;而是寸步不退,與政權誓死共存。加上在國內得到政府軍和多數民眾的支持,在地區得到伊朗和真主黨等的軍事和經濟援助,在國際上得到俄羅斯等域外大國的政治支持,巴沙爾很有可能熬過最艱難的時刻,守得雲開霧散,最終將戰場上的軍事優勢,轉換為選票箱中的政治優勢。
  相反,敘利亞大選使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反敘勢力倍感尷尬,進退兩難。當初西方國家打著“輸出民主”的旗號,試圖通過外部干涉顛覆巴沙爾政權。但事實表明,西方推行霸權政策心有餘而力不足。2013年8月敘利亞化武危機發生後,此前聲稱“敘利亞使用化武就是動武紅線”的奧巴馬政府,在一番虛張聲勢後,最終接受俄羅斯“化武換和平”方案。奧巴馬坦言,美國使用軍事力量已到極限,繼續動武力不從心。美國中途撤火,暴露其外強中乾本質,使緊隨其後的地區反敘陣營人心渙散,敘利亞反對派內訌日增,相互殘殺事件屢有發生。西方單靠武力解決敘利亞危機的圖謀,基本已經破產。
  同時,這次敘利亞選舉還暴露出西方所高喊的“輸出民主”實際上是葉公好龍。此前,美國為首的西方大國口口聲聲要給敘利亞帶來民主,但當敘利亞真的舉行差額總統競選時,西方卻沒有膽量承認,甚至明確表示反對這次敘利亞總統大選。說到底,還是因為巴沙爾當選不符合西方的心意。在中東劇變中,西方干涉的幾乎都是不肯歸順西方的共和制國家。相反,那些已經被納入西方陣營的海灣國家,儘管其奉行的是更為保守的君主政體,而且當時國內也出現了民眾抗議,但西方國家卻對此視而不見,任由政府採取鎮壓措施。這種鮮明反差,充分暴露出西方“輸出民主是假,政權更替是真”的真實嘴臉。
  長遠看,如果巴沙爾順利贏得大選,將極大增強他的政治聲望和統治合法性,也將使中東地區持續數年的“政權垮臺潮”逐漸被遏制。2011年,突尼斯爆發“茉莉花革命”以來,突尼斯、埃及、利比亞、也門等國強人政權先後垮臺,敘利亞正是“下一張多米諾骨牌”。如果巴沙爾倒台,其外溢效應可能在黎巴嫩、約旦等鄰國引發新的連鎖反應,甚至可能使伊朗受到極大衝擊。現在巴沙爾政權屹立不倒,執政基礎繼續鞏固,無疑有助於中東地區局勢向穩定方向發展。
  當然,敘利亞危機不會因為這場選舉而根本緩解。敘利亞境內外各種反對派仍會繼續發難,西方國家仍會以各種方式繼續嘗試顛覆現政權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敘利亞距離實現穩定仍有相當漫長的路要走。
  (田文林,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副研究員,海外網專欄作者)
  海外網評論頻道原創,轉載請註明來源海外網(www.haiwainet.cn),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。
(編輯:SN093)
創作者介紹

店面裝潢

ab00abizh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